搜索

投稿邮箱: youthcunguan@qq.com
首页 >> 村官要闻 >> 正文

浙江金华三位村官打造生态宜居乡村的实践探索

http://www.youth.cn 2018-02-02 00:00:00 中国青年网

  好事要办好,得有“两把刷子”

  ——金华三位村官打造生态宜居乡村的实践探索

  拆除违规搭建的阳光棚现场

  马建丰(右)在验收美丽庭院

  雷可瀚(中)向养殖大户老朱(右)解释拆除猪场协议

  编者按 生态宜居是乡村振兴的总体要求之一,但乡村环境治理可不是一蹴而就的。既需要科学谋划,更需要提高与群众沟通的本领,使美好的愿景得到群众的理解和支持。好事如何办好?浙江省金华市3位村官的做法给我们以启迪。

  成功拆除七家污染猪场

  2017年12月,马涧镇开展生猪养殖污染专项整治行动,关停“低、小、散”养殖场,推动畜牧业转型升级。

  我所在的马涧镇汇溪村,经前期排查,共有7个规模不一的养猪场,最大的养猪540头,最小的90头,总计1770头。我每次巡查猪场排污时,总能听到附近居民的抱怨声:“养猪场太多了,不仅臭,天气一热还生苍蝇蚊子,环境很差,没法住人了。”

  镇里拆除养猪场布置会一结束,我立即到养猪户家里做工作。老吴一看到我,马上拉着我诉起苦来:“小雷啊,我家的养猪场能不能不拆?我6月份才从别人手里收了一批母猪,猪崽还没生几头呢就要拆了,这一拆就亏大了。”看着他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安慰道:“老吴,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低小散养猪场是必须拆除的,市里也专门出台政策给予一定补偿。”接着,我耐心地给他讲解了补贴政策,把母猪和商品猪补贴标准一一列出清单,算出了补偿金额。经过反复做工作,老吴渐渐松口,最后小声说了一句:“只要养猪场规模最大的老朱先签字,我就签字。”

  看来,要顺利完成这次专项行动,让老朱同意拆除是关键。走出老吴家,我就赶到老朱家。老朱见到我就怒气冲冲,瞪着我问:“拆猪场?你们这不是砸我的饭碗嘛,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听他抱怨良久,我发现他对整治行动理解有偏差,连忙上前解释:“我们并不是不让你们养猪,而是鼓励你们科学养猪。”老朱指着右手边的沼气池,声音提高了八度:“你看这是什么?我早就建好沼气池了,没有污染水质!”我也毫不相让,反问道:“你养殖500多头猪,这么小的沼气池能够解决猪粪排放?周边的邻居一年到头窗户紧闭,还不是因为空气污染严重!”

  听到我把左邻右舍的真实意见搬出来,老朱也自觉没了底气,态度渐渐和缓,梗着脖子说道:“那……那养猪场拆了,我靠什么挣钱养家糊口啊?”看到老朱的口风有所转变,我趁热打铁:“猪场是肯定要拆的,你有什么困难直接说出来,我们一起帮你想想办法。”

  他认真地问我:“其实这段时间我跟同行交流过,自己也仔细地盘算过。我已经快50岁了,养猪养了一辈子,也不愿意干其它活,就想建一个美丽牧场,行不行?”我跟村干部听了都很高兴,村书记和村主任当场说:“你终于想开了,美丽牧场环保、效益好,比你现在这个猪场有奔头多了。”我也给他加油鼓劲:“你的想法很好,我去镇里咨询一下政策,该办哪些手续我来帮你!”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老朱终于第一个签订了养猪场拆除协议。

  接下来我一鼓作气,通知其他6户到村里开会,当场解答他们的疑问,对他们提出的其他方面的问题也认真记下来向上级反映。最终,其他6家养猪户也都在拆除协议上签下了字。

  兰溪市马涧镇汇溪村联村干部 雷可瀚

  庭院美化啃下“硬骨头”

  我所在的白岩村位于央塘龙门山脚、好溪江畔,自然环境优越。虽然2008年我们村就启动了新农村改造,但村子公路沿线“脏乱差”的问题仍然很突出,和周边的自然风景极不协调。我刚到村里时,与书记说起家家户户门前乱堆的柴火和杂物,他们也只能摇摇头,“整治好几遍了,但总是整完又恢复原状,现在剩下的个个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做工作,难啊。”

  2017年上半年,磐安县开展“美丽庭院”创建工作。我心想,这下终于可以借东风大干一场了,咬咬牙把‘硬骨头’啃下来,人居环境一定会更美。

  那段时间,我们搜罗了很多乡村庭院建设的金点子,可农户却不买账。“农村嘛,脏一点、乱一点是正常的,做了庭院绿化,那以后还怎么在院子里晒粮食啊?”村口的曹大姐问。其实不止曹大姐一人,许多农户都有同样的想法。最终,我们想出了用鹅卵石、石板、石磨等代替水泥地的方案,既满足了农户晒东西的需要,看起来又美观。

  为了让农户更直观地感受到我们的创意,我与冷水镇中心学校的美术老师联系,请她帮助设计庭院。一有空,我就拿着老师画的图纸,到农户家做工作。渐渐地,一些农户心动了,但谁都不肯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我与村书记一合计,书记决定带这个头,将他家的庭院做成一个“样板间”出来。当时正值盛夏,天气炎热。可我乐此不疲地泡在村里,既当设计师又当施工者,请不来小工就自己上,没人干的活自己干。

  经过半个月的努力,“样板间”面世了——栏杆是用旧房子的青砖和山间的竹条做成的,阶梯是用废弃的石磨做成的,其余空地附上绿化,既接地气又好看。

  没有比较就分不出好坏。村口的曹大姐悄悄来问我,能不能帮她家也弄一个这样的庭院,其他农户看见了,同样坐不住了。就这样,白岩村公路沿线的美丽庭院从无到有,连点成线,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书记和我打趣道:“庭院美化后,导致原来还算整洁的地方也显得乱了;再把原来的地方美化提升一遍,感觉其他地方又不太好看了。这不干还好,一旦干起来还真停不下来了!”

  磐安县冷水镇白岩村书记助理 马建丰

  拆违“钉子户”思想通了

  去年11月初,我到后宅街道曹村报到时,走街串巷留下的印象是淳朴、热闹、拥挤。

  淳朴的是村民,热闹的是集市,拥挤的是排列紧凑的房子以及人来车往中显得不够宽敞的道路。“这条街,将来要打造成一条好吃、好逛的美食街,到时候游客络绎不绝,老百姓的生活就富起来啦!”联村干部指着进村道路激情澎湃地介绍道。顿时,我脑中铺开美好的遐想:平整的道路,整齐划一的房子,热闹的人群……

  “只不过,有几栋房子的阳台上违章搭建了阳光棚,影响美观,要依法拆除。小楼,到时候你和我们一起去做农户的思想工作吧。”联村干部面露难色,而我既期待又忐忑。

  第二天上午,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和联村干部一起上门做工作,一开始进展比较顺利,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畅谈着曹村未来的发展规划。正当我暗自庆幸拆违工作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的时候,一个大妈猛地拖住了我的手,把我往她家屋角带。她看上去很憔悴,压着声音对我说:“小妹,我们家常年漏雨,你看,雨水都漏到了一层。搭棚就是为了防漏水,现在如果拆了,这房子还怎么住人?总不能为了美观而丢了生活吧!”看着常年渗水而发黑的墙角,我一时语塞。

  这时候,一位大爷气呼呼地来了,他站在离我们几米远的地方,声音响彻了整条街:“我家搭棚花了好多钱,凭啥说拆就拆,我坚决不同意!”说完就把拆违通知单撕了扔在我面前,我下意识地往后一躲,大脑一片空白,联村干部立马上前劝说:“老曹啊,你可千万别激动,心脏刚做了支架手术,伤了身体可是大事!”“对啊,对啊,政府也是为了大家的利益着想,有事儿可以好好商量……” 现场有村民帮助劝解起来,大爷原先涨红的脸慢慢缓和了,转头往家里走,我们几个人连忙跟上,带着笑容,嘴里依然说着些劝解的话。

  这之后,我们前前后后又上门了好多次。家里漏水的大妈也许看我年纪小,总愿意和我说起她的孙子,“下雨天,小孙子的床就不能睡了,因为他的床靠墙,太潮了,他会不舒服,心疼啊!”抱怨归抱怨,但她都会有礼貌地摆出凳子让我们坐下。针对她家的实际情况,我们真诚地给出建议:棚拆了之后,盖上质量更好的瓦片,既美观又实用,虽然花费稍高,但效果肯定比搭棚强。在与家人商量过后,大妈采纳了我们的建议。

  那位情绪激动的大爷,也在我们一次又一次的上门后道出了心结:先前房屋外立面改造时对村里的做法有些情绪,所以迁怒于此。“老曹啊,上次外立面改造方案,是村民代表大会一致通过的,公正公平,不存在偏袒与包庇,再说了,一码归一码,违章搭建总是不应该的。”村干部认真解释着。“我这不也是一时气急么……”大爷低下头小声嘟囔,后来大爷自知理亏,同意拆违。看来,我们多次上门的力气没有白费。

  在拆除违规建棚的那天,工程进入后半段下起了小雨,我跑到街边的屋檐下躲雨,听见围观村民议论:“这才对嘛,棚搭着确实不好看。”顿时,我阴霾了好几天的心放晴了:今后美食街建起来了,村民的生活就更好啦。

  义乌市后宅街道曹村书记助理 楼帆婷

  策划:周 妍 吴云芳

  供稿:方寒英 陈 涛 姜惠荣

编辑:潘倩倩 来源:大学生村官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