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 youthcunguan@qq.com
首页 >> 村官要闻 >> 正文

记陕西省铜川市宜君县哭泉镇哭泉村第一书记靳康鹏

http://www.youth.cn 2018-05-15 15:36:00 中国青年网

  “村民需要我干啥 我就干好啥”

  日前,由陕西省铜川市卫计局下派到宜君县哭泉镇哭泉村担任第一书记的靳康鹏,荣获陕西省“五一劳动奖章”称号。当第一书记的三年间,靳康鹏最大的体会是,“村民需要我干啥,我就得认认真真地干好啥。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群众的认可。”

  为村里寻找“领头羊”

  “宜君梯田”是宜君县的名片,哭泉梯田是宜君梯田的代名词。

  哭泉村处于典型的丘陵地带,海拔1400米以上,土层不厚,雨量不大且多为过云雨。为了让珍贵的雨水发挥最大的作用,农民想出了坡改梯的办法。每到春耕时节,一道道地膜宛如一条条玉带银光闪闪,游走在层层叠叠的梯田之上,景色壮观。自从2015年8月来到哭泉村后,靳康鹏就喜欢站在山头,看着这些梯田思考问题。

  2015年底,宜君县出台规划,要把哭泉镇打造成生态农业产业与乡村旅游休闲业联动发展的田园综合体。这对哭泉镇尤其是哭泉村来说,可是件大好事。可就在这节骨眼上,村书记找到了靳康鹏,递给他一张纸,“靳书记,这是我的辞职报告。”靳康鹏连忙问他咋回事。书记说:“我当村干部二十几年,现在年龄大了,想趁着还能动,赚点养老钱。村里的事我是管不过来了。你们再选个年轻人吧。”

  “你再考虑考虑吧。” 靳康鹏劝了又劝,无奈村书记去意已决。书记辞职后,其他村干部们也没了工作的心思,各自打着小算盘。“县里的规划对咱村发展是极好的机遇,可咱们现在这种精神状态,怎么可能把事办好呢?”靳康鹏在村两委会上这样说,干部们当时谁也不说话,个中原因靳康鹏心知肚明,“群龙无首,心没法聚起来。”靳康鹏琢磨着,村里的事还得由村里人来解决,任何外来力量只能帮一时、扶一段,选一个好的带头人是眼下的当务之急。他在听取了村组干部、党员、村民的意见后,最终把目光锁定在曹海盈身上。

  曹海盈这人可不一般。在北京务工期间就特别关心村里的事,后来携妻带子回到哭泉村,开了一家小商店让老婆经营,自己则做中草药生意,年年下来都有十几万收入。“大家都觉得,要是曹海盈能当支书,一定会让哭泉村变个样儿。”为此,靳康鹏四次去他家里和他谈心,希望他竞选村支书,曹海盈虽然犹豫了好长时间,但最终还是同意了。很快,补选方案经镇党委批准后,村里召开了党员大会,曹海盈高票当选村书记。从上任的那天起,曹海盈就一心扑在村务上。“他对自己真够狠的,中草药生意不做了,白天连家门都不进,小儿子全交给老婆照顾;外面跑一天回来,就在自家商店里拿包方便面凑合一下。”曹书记为群众的付出,群众都记在心里呢。今年3月9日,村党组织换届,曹海盈又以绝对优势当选村书记。

  有了好的带头人,还得有一支能干的团队。“在农村党员中,普遍存在着党员缺少荣誉感的问题,哭泉村同样如此。”靳康鹏想方设法筹集到6万元,修缮了党员干部活动场地;自己制作课件,为全村党员干部上党课;自己掏钱定制了20个印有“为人民服务”字样的陶瓷杯,作为党员专用杯。可别小看这杯子,作用还不小呢,在一次召开的党员扩大会上,一位普通党员对一位非党员的村民小组长说:“看,我是党员,这杯子我能用,你不能用。”脸上写满了自豪。类似的小事,把党员的荣誉感找回来了。靳康鹏说,农村党建工作不是挂几个牌子、念几段文件那么简单。只有党员有了荣誉感、使命感,先进性才能体现出来,也才能获得更多群众的信任和支持。

  重塑和谐邻里关系

  “不好了,黎运动和张建平两家矛盾闹大了,各自准备叫亲戚上门来打架。”2015年9月8日晚上11点多,刚躺上床的靳康鹏接到一个村民的电话,他立即赶到现场。

  原来,黎运动和张建平是多年的老邻居,不知从哪年起、为啥事,两家互不顺眼,为一点小事,也能隔着墙头对骂半天。那天,两家的婆姨不知因为啥竟动起手来,边打边骂,还让自家的男人叫亲戚们前来助阵。

  靳康鹏知道,在农村,这种事不能过夜,一旦天亮了,双方亲戚都跑了来,处理起来就复杂了许多。他对村书记说,赶紧开个会议商量解决办法。午夜时分,村两委干部到齐了,按照要求,各自分头入户,了解情况,调解矛盾。凌晨两点,双方的火气得以平息,并在调解记录上签了字,保证不再闹。

  这事看着不大,其实隐藏着一个问题。说明现在村里人心远了,戾气重了。靳康鹏琢磨着,要想出个办法来,让邻里之间变得融洽、和谐。

编辑:张小舵 来源:大学生村官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