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 youthcunguan@qq.com
首页 >> 村官要闻 >> 正文

小小公众号 “为村”成了农家的“宝”

http://www.youth.cn 2018-09-14 09:01:00 中国青年网

  有一个村子,村民在评低保的时候,曾因争得太厉害,把桌子都掀翻了。而现在评低保,村民们却互相谦让起来。

  另一个村子,刚开始,村民不信任扶贫队长。如今,扶贫队长做一件事,需要村民签字,不会写字的村民都要按个手印,表示支持。

  这些村庄的改变,都与一个叫做“为村”的微信公众号集群有关。目前,全国22个省份超过6300个村庄加入腾讯开发的“为村”平台,超过221万村民实名认证加入了自己的村庄,基层干部、党员与群众通过平台互动超过2.5亿人次。

  近日,来自全国的1000多名村民、专家和各界代表来到山东省菏泽市,参加了2018腾讯“为村”大会。记者采访了部分村民和村干部,听他们讲述“为村”故事。

  村务透明,干群关系更好了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保靖县迁陵镇茶市村以前缺水,后来花了200多万元修了自来水。可是,8月12日,村里突然停水了。于是,村民的抱怨和猜测就开始了。

  得知这一情况,驻村第一书记彭司进立马在“为村”上贴出了一组照片。照片是这几天村干部们为解决村民饮水,如何翻过大山、下到水塘的。

  村民看到照片后,态度与之前截然不同了。有村民在照片下留言说,“村干部还是很关心我们的,大家不要一停水就大喊大叫。”

  茶市村是去年10月加入“为村”的。彭司进说,“一年来,‘为村’把村干部和村民凝聚在了一起,干群关系更好了。”

  彭司进向记者回忆了很多令他感动的事情。有一件事,他讲到一半,眼圈就红了。

  村民孙宪权是一位司机,彭司进坐他的车,孙宪权就是不要钱。“刚开始,我以为他在跟我客气。我将车费塞给他,他又扔了出来。我知道,这不是几块钱的事情,这是村民对我们的深厚感情。”彭司进说。

  在记者采访中,有村民说,以前总觉得村财务有问题。“有时头一天下午把一个账目贴出来,第二天上午就揭下来了,村民们就怀疑里面有猫腻。”

  有了“为村”后,情况就不一样了。村财务晒在“村务公开”栏目里,永久保存,村民可以随时看、随时评论。

  菏泽市成武县开发区刘庄村大学生村官曾庆奥向记者说,村会计很感激“为村”,因为自己不用再被人怀疑了。

  感激“为村”的还有刘攸伟。

  刘攸伟是广东省深圳市派驻到河源市龙川县龙母镇珠塘村的扶贫工作队队长。让刘队长没想到的是,将他迎进村的是一则谣言:扶贫队长带来了几个亿,可是这个钱没进我们村民的口袋……

  谣言很快就在村里散布开了。该如何处理?这时,刘攸伟想到了“为村”。他立即将账目列了出来,公布在“为村”上。村民看到了这笔40万元的扶贫款,已经花了多少钱,花在了什么地方,慢慢地,也就不信谣言了。

  2016年刚进村那会儿,刘攸伟给村民打电话,介绍扶贫项目的时候,有的村民居然骂他是“骗子”。“他们不相信好东西能轮到自己。”刘攸伟说。

  两年来,刘攸伟在“为村”上及时发布扶贫信息和项目进展,逐渐取得了村民的信任。如今,这位扶贫队长做一件事,需要村民签字,不会写字的村民都要按个手印,表示支持。

  信息通畅,办事更方便了

  现在,很多村民是白天外出打工,晚上才回村。这样一来,传统大喇叭、贴公告的信息发布方式,已经不能满足需要了。“为村”平台就成为一些村庄的新选择。

  安徽省黄山市黄山区甘棠镇甘棠社区的村民说,自己有种“优越感”。原来,今年6月办理医疗保险的时候,甘棠社区第一时间将消息发布在了“为村”上,别的村还在印公告张贴的时候,甘棠社区的村民已经开始办理了。

  在“为村”平台上还有一个栏目叫“书记信箱”,这也成为村民办事的新渠道。

  在菏泽市郓城县南赵楼镇六合苑社区的“为村”书记信箱中,记者看到了这样一条记录:

  8月19日,村民王体成反映,地里积水很深,希望村里帮忙挖个沟排一下水。当天,社区党支部书记谭明星回复:“说明一下详细情况。”

  8月22日,王体成留言说,村干部第一时间就找来挖掘机挖了沟,把地里的积水排出去了。

  谭明星向记者坦言,“村民在‘为村’上反映的问题,全村都看着呢,村干部就有压力了,办事效率也提高了。”

  “为村”改变了不少村干部。茶市村村支书吴宗江每天早上起床后要抽一支烟,这个习惯保持了15年。加入“为村”后,吴宗江把这个习惯彻底改了,取而代之的是,每天早上起床后赶紧打开“为村”,看看有什么事情要处理。

  有的地方,“为村”上不光有“书记信箱”,还有“政务大厅”。

  记者打开菏泽市定陶区的“为村”平台,看到首页“政务大厅”的链接。点开后发现,定陶区60个职能部门入驻了这个政务大厅。其中一条咨询办理事项是,9月7日11∶03,一位村民“@区残联”,问:残疾证丢失了怎么补办?11∶30,区残联部门管理员回复:带上本人身份证、两张两寸彩色白底照片,到残联办理;如残疾程度发生改变,需去医院鉴定。随后,这位村民给区残联的回复打了五星好评。

  连接内外,很多人改变了

  甘肃省陇南市康县城关镇冯家峡村村民冯良关,一度是村里人议论的懒汉。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做的一件好事,被发到了“为村”上。刚开始,没人理会。村干部一看,就带头点赞,结果,有几个村民也跟着点了赞。就是这几个“赞”,让冯良关有了信心,一下子变了样。如今,凡是村里有公益活动,冯良关就会参加。

  “为村”改变的不只是冯良关,还有整个冯家峡村。冯家峡村村民冯宝贤说,“以前村民在评低保的时候,曾因争得太厉害,把桌子都掀翻了。而现在评低保,村民们却互相谦让起来。原因是,村里谁做了好事,都会发在‘为村’上。逐渐地,整个村的风貌就改变了。”

  “为村”上的信息,也改变了张欣的生活。

  张欣是菏泽市成武县九女集镇陈庙村村民。10年前,他去了上海打工,从仓管员一路干到了仓储主管。孤身一人在外的张欣一直想回山东老家,可是,他又担心回来后没有合适的事情做。

  就在张欣犹豫的时候,他在“为村”上看到一条信息,是关于同村村民养兔子的。“他能行,我为什么不行?”张欣想。于是,2017年6月,张欣作出了决定——回乡创业。

  张欣在村里生产封箱胶带,创业的第8天,就接到了第一个订单。如今,他的生意越做越大了。

  “为村”不仅为村庄内部建立起连接,还打通了村庄与外界连接的通道。这一连接,让一位老手艺人成为了网红。

  70多岁的侯学文是菏泽市巨野县董官屯镇舒王庄村的竹编鸟笼师傅。侯大爷的手艺很好,可是一辈子生活在小乡村里,外面的人并不知道他。

  舒王庄村的大学生村官张宁宁,听说侯大爷有一门面临失传的手艺后,上门拜访,还拍了侯大爷编鸟笼的照片,然后将照片发到了“为村”上。就是这些照片,为侯大爷拉来了北京的订单。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尝试后,张宁宁又帮侯大爷做了网络直播编鸟笼,引来上万网友观看,侯大爷也成了有一大批粉丝的网红。

  如今,侯大爷在外打工的两个儿子也回到了村里,跟着老人家一起创业。大儿子侯芹彦向记者说,“父亲年纪大了,干活比较慢,就这样,一年也能挣两三万。我跟弟弟现在都回来做鸟笼了。”

  事实上,“为村”本来是一个社交平台,并不是电商平台,但村民们通过在“为村”上发布信息,也收获了不少商机。

  四川省邛崃市大同乡陶坝村村民,将农产品信息发在“为村”上,引来了批发商,原本一斤只能卖几毛钱的佛手瓜,现在卖到了2.5元;去年8月,菏泽市成武县开发区刘庄村的苹果熟了,村民通过“为村”平台,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将3000多斤苹果销售一空……

  腾讯公司高级副总裁、党委书记郭凯天说:“‘为村’的作用是连接,通过连接,可以实现农村价值的重新自我发现。‘为村’正帮助农村实现跨越式发展。”(潘旭涛)

编辑:左橙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