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 youthcunguan@qq.com
首页 >> 村官原创 >> 正文

【村官随笔】故乡的秋

http://www.youth.cn 2017-09-14 11:35:00 中国青年网

  如果你让我回忆,故乡的秋天大概是一个最不起眼的季节。

  我的家乡在山东西南部的一个小县城里,诸城。这个城市的名字值得说道,也不值得说道。这两个字要解起来,大概可以翻译成“之于城”,再通顺一些,就是“于之有城”。这个敷衍的意思简直都要赶上寿光的卧铺乡了。山东有那么多质朴又不失狡黠的地名,很遗憾,我出生的这座小城,显然排不上名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富不富,说穷不穷。用山东人惯常的口气,大概就是一个中不溜秋的地方吧。这个地方离海不远,也就个把小时的车程。不幸的是,山东地界从来不缺海,青岛、威海、烟台等等等,如果愿意,大概零星的小地方都可以和海滩连成一线,哪里有我故乡的位置呢。离山也不远,南边、东边都有山,只差两面,就是环滁皆山也的感觉,可惜,都算不上名山,我们这些当地人都不见得会瞧得上这些所谓的山。山东人好大好远好高,再大能大得过泰山么,再远能远得过蓬莱仙境么,再高能比得上长胡子的孔老夫子么?所以,我的故乡,不管怎么说都逃不出这个中不溜秋了。

  就是在这样一个中不溜秋的地方,秋天也不见得是什么好节气。单就四个季节来说,我印象最深的倒是春天。春天的时候,风是和煦的,阳光是明媚的。街边的树是不值得看的,倒是沿着市里面的南湖两岸,有一直绵延出去的绿地,那才叫个壮观。水道从上游的水库穿行而来,从整个南湖又穿梭而去,一直到城市的尽头,流到别人的地界。两侧的绿色就像是从水光中晕开的笔锋,曲曲折折地到远处天色的尽头。是没有边界的吧?心里知道还是有的,其实一眼看过去,明显的,有一道无形的边界,戛然而止。

  而其他的日子,是不需要多提的。夏天太晒,地上晕起一层波浪形的空气,眼瞧着远处的路面变了形状。冬天的时候雪下得太早太急,一夜醒来,看着屋里亮堂的天花板,就知道昨晚上天上一直没闲着。至于秋天,大概从来没入得了谁的法眼吧。就连老舍写济南,山东那个时候的大城市,都只是说了说冬天。秋天,怕是这里的秋同故都的秋相去甚远了吧。

  况且,长期在外上学的我自然也没有体会故乡秋天的权利。暑假和寒假的时间完美避开了秋天,而十一假期来的明显不是时候,更适合出去游玩,而不是再回到刚离开不足一月的家乡。自然而然,我又怎么会想起秋天呢。

  然而,秋天不应该在一个城市的日历里缺席,就像它不该在人的一生中缺失一样。等到工作之后,十一假期反而成了最合适的时间。每每到了这个时候,都是归家的日子。坐着高铁,从北京三个多小时就可以到潍坊车站,然后转坐一个多小时的公共汽车,就差不多算是到家了。偶尔的,我父亲会从家里开车来接我,但这真的只是很偶尔,一来年龄大了,开车就成了麻烦事,二来我也不太放心。

编辑:张小舵 来源:大学生村官之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