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 youthcunguan@qq.com
首页 >> 聚焦三农 >> 正文

穿越乡村的城际公交

http://www.youth.cn 2016-11-11 10:03:21 中国青年网

  一日,我给同村的一位小伙子打电话,请他带我回老家。他说自己不跑车了。再问,他说有公交了。这让我吃惊不小——就连我老家那旮旯也通公交了?

  在事实面前,我不得不信。在池州公共汽车站花上3元钱,乘坐黄色标志的乡村公交,沿着318国道,到黄屯桥下车;然后再乘坐环村公交,回到老家的村部;最后步行,过一条小河,回到我的出生地——麒麟畈。

  记忆中的318国道一直是条柏油马路,但现时的宽度已是30年前的3倍多了。我在马衙乡村中学读高中,一共两年的时间,来来去去,基本上都是步行。偶或幸运地遇到本村的大型拖拉机,捎乘回家,那是幸福无比的事。印象中,每到周六午餐后,同学们各自拿着自己的菜筒和米袋回家。一路上,人渐走渐少,而我是这条线路上留到最后的,因为我家最远,与九华山交界。这一路程,我要走整整一个下午。回到麒麟畈,已是炊烟袅袅,鸡鸣狗吠,暮霭重重。如果午餐后还要做一点作业的话,往往回家时已是繁星满天了。

  黄屯桥是我回家的一个转折点。我要在这里与柏油国道告别,踏上沙土乡路。黄屯是个古老的地名,唐代就有。据说此处曾是黄巢起义屯兵之地,帐篷数里地,造饭十里香。等环村公交时,我总是在这片土地上徜徉,听近处的流水和远处的松涛,那里仿佛有金戈相击,铁马奔驰,铠甲落地,血流成河。可我现在真切地闻到稻菽的馨香和树木的芬芳。远去的水流,还会回来。我每次都这样地思想。是的,没有不回头的流水,它们总是在憧憬中归来,循环往复。

  每次回乡,总有人问我,人家回家都开车子,你怎么坐公交啊?我笑一笑地应答,坐公交挺好的。其实,我真的喜欢坐乡村公交,特别是环村公交。它路经黄屯桥、双河村、许桥村、童溪村、渚湖村、团结村、石铺村,再经墩上街道办事处,形成一个椭圆形的闭合环路。这些熟悉的地名,都是我向往的地方。许桥的民歌,名闻遐迩;童溪的古桥、渚湖的村落,也是现代的稀罕;团结村曾是我学生时代学农劳动的地方,一边参加生产劳动,一边评水浒、批宋江;石铺村的铁门冲水库,至今留有我和同学们的艰辛与汗水……我多么想乘坐环村公交环绕一圈,重温旧梦,重访故地。可心里始终装着年迈的母亲,虽然平时不大可能老是念想着她,可一旦决定回乡,就恨不得一下子看到她老人家,和她多呆一个时刻都是好的。

  每次离家时,我总是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知道母亲一直在望着我。有时母亲送我到村部,直到环村公交离开,她还站在蔽日的黄尘中。在环村公交上,我想到那些熟悉的地方看一看,而另一个声音阻止我:你会失望的,还是把美好留在记忆里吧。然后,我就不自不觉地在黄屯桥下了车……一次又一次地爽约,心里始终存放着一个很容易实现却又一直没有实现的夙愿。(包光潜)

编辑:潘倩倩 来源:农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