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 youthcunguan@qq.com
首页 >> 聚焦三农 >> 正文

我们很少看到小区白天的样子

http://www.youth.cn 2016-12-02 10:20:56 中国青年网

  到2015年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为2170.5万人。每年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涌入北京。

  对于新“北漂”来说,找一个落脚的地方,找一份合适的工作,是在这个巨型城市的“必修课”。

  李光辉和王子玉是同事,也是合租者。他们正在修这门“课”。

  4个月前,李光辉拖着行李箱从重庆来到北京。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尽快找到工作。他没有耀眼的学历,只在一家软件培训学院学习过一年多的web前端开发。他在北京也没有亲友,来闯荡,底气来自于他在重庆积累的4年工作经验。

  在北京西站兜兜转转半天,不知道去哪儿,他只能找最便宜的酒店暂时住下。往后几天,一直忙于找工作,在一晚135元的酒店里一住就是10天。“可是,长住宾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实在是太贵了,一个月下来要四千多。”

  考虑到住宾馆的成本,李光辉找到一份互联网公司的工作后,又开始马不停蹄地找房子。他没有想到的是,找一处合适的房子比找一份合适的工作还难。

  他找到的第一处房子是北京体育大学附近的群租房。与其说是找到了房子,倒不如说是找了一张床位。群租房像是大学宿舍,8个人挤一间,上下铺,厕所公用。上厕所是个大难题,“每次上厕所都得抢,如果慢点,你就得憋着了。有些人有了经验,就会备一个矿泉水瓶。”

  因为实在受不了上厕所排队,李光辉从群租房搬了出来。他听说同事王子玉因为房东要加房租,也在找房子,俩人决定合租一间卧室。这样可以分摊房费,最主要的是可以住得舒服点。

  从网上找了中介,看了好几套房子后,他们选中了地铁4号线新宫站附近的一个小区。房子价格合理,押一付二,每月2000元,总共交了6000元。可等签了合同,付过租金,准备拎包入住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中介骗了。

  “看房子的时候,中介带我们去的是另外一处已经装修好的房子。入住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小王说,中介让他们入住的那套房子,其实还没装修好。地板没有铺好,家具只有一个柜子,说好的两张单人床也变成了一张双人床。“最主要的是,因为在装修,时不时还会断水断电。”

  王子玉每月工资5000元左右,除去五险一金,到手也就剩4000多元。李光辉工资相对高一点,到手差不多6000元。房租分别占了他们工资的四分之一和六分之一。

  他们气愤地去找中介,相比当时租房之初,中介的态度已经完全变了。王子玉问中介为什么不按合同办事,没有想到,对方撂下一番话:“住的话,马上就能完工,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不住的话,只退房租不退押金。如果你们不满意,就拿着合同去告吧,看看谁管你。”

  “我当时直接愣住了,在想这人怎么这么霸道啊。当时特别想揍他,不过仔细一想也是,出门在外背井离乡的,谁管啊?”李光辉说。后来,他们和同事聊起租房的遭遇,一个同事苦笑着说,自己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可是,如果在北京租房子都没被骗过,还能叫‘北漂’吗?”

编辑:潘倩倩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