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 youthcunguan@qq.com
首页 >> 聚焦三农 >> 正文

云南曲靖沾益区农村调查:村干部,咋监督?

http://www.youth.cn 2017-07-02 09:03:00 中国青年网

  村官的权力虽然不大,但如果缺少有效的监督,也会滋生较为严重的贪腐问题,在村民中造成不良影响。到底应该如何监督村干部?乡镇纪委如何发挥作用?近日,本报记者深入曲靖市沾益区农村进行了调查。

  群众反映啥就查啥,查办一个案件,震慑一批干部

  在沾益农村,烤烟是不少农户的主要收入来源,有的地方农户农业收入的七成左右来自烤烟。由于烤烟销售实行合同计划管理,烤烟合同如何分配,直接关系到农户收入的多少。与此同时,由于村干部的待遇相对较低,此前有的村干部堂而皇之地预留部分合同,当做自己的福利。

  2014年至2016年间,沾益区白水镇座棚村委会在烤烟收购过程中,先按每人8—10亩的合同量分配给村干部,余下的合同才按每户1—2亩分配给烟农。

  让人惊讶的是,如此不公平的分配方案竟是出自集体决定。结果光是这批烤烟合同就撂倒了27名村干部。

  实际上,关于烤烟合同的举报近年来一直比较突出。“查办一类案件,就要解决一类问题;查办一个案件,要震慑一批干部。”沾益区纪委书记黄海鸥认为,到了区县层面农村贪腐往往具有共性,如果就案查案,纪委工作将极为被动。近年来,沾益区针对群众反映较为集中的问题开展专项整治,效果明显。

  2014年,沾益区开展农村低保专项检查,发现不符合农村低保条件的人员4545名,占全区农村低保对象总数的20%,平均五个低保人员就有一个被清退。经过清理,仅大坡村低保户就从349人减少至303人。“原来天天有农户来反映村里低保情况,现在几乎没有了。” 大坡乡纪委书记张留勇说。

  经过此番专项检查,有关低保的信访举报件也下降明显。数据显示,2013年有关低保的信访举报有11件,查实7件;2014年9件举报,查实8件;而2015年、2016年,连续两年举报量为4件,两年一共查实3件。

  除了直接从农民身上盘剥,公务经费支出同样容易滋生贪腐,2016年,沾益区对脱贫攻坚开展专项检查,一批脱贫攻坚经费方面的贪腐被发现并制止。

  如今正在开展的烤烟合同集中整治同样形成震慑。在大坡乡各村委会,烤烟清塘点棵的数目全都公示,村干部的公示单独进行;各乡镇领导挂包村,逐个督促落实,哪个村出问题还要问责乡干部。“查办案件震动大,憨包才敢动烤烟合同的心思。”大坡乡法土村委会文书马贤能说。

  乡镇纪委不再是摆设,破解“信上不信下,信省不信乡”难题

  “那就后山见了!”为了保护举报对象,张留勇很少约举报者在办公室见面,“田间地头、小店后山,相对更‘保险’。”

  张留勇的小心谨慎,并非没有缘由。

  过去,调查人员刚一进村,被调查人就已经得到消息;纪委还在调查,被调查人就把举报人叫到村委会臭骂;为了避免被打击报复,举报人只能外出打工躲避……如果不是纪委人员讲述,很难想象个别村干部会如此嚣张。

  德泽乡是沾益区最偏远的乡镇,在这个乡米支嘎村窝案查处中,村支书、村主任、村监委会主任、副支书集体沦陷。由于家族势力庞大,米支嘎村村支书连续多年连选连任,与村民发生矛盾靠武力解决,再通过金钱摆平,而摆平的金钱又来自对贫困群众的盘剥。“对村民的盘剥既明目张胆,又迂回隐蔽。克扣的钱被他们以支付工程欠款的名义给了某老板,然后再向工程老板索贿。”参与此案办理的纪委工作人员邓跃东说。

编辑:潘倩倩 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