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 youthcunguan@qq.com
首页 >> 聚焦三农 >> 正文

三老汉村“三评”低保

http://www.youth.cn 2017-11-19 09:13:00 中国青年网

  “农村很多事说难也不难,最怕不公平。”

  “大伙儿心里都有杆秤,只要一碗水端平,事儿就好干。”

  记者日前在河北省康保县探访三老汉村低保户评议,听到许多农民群众这么说。

  康保地处坝上,全县农民23万人,贫困发生率21%,是个深度贫困县。到去年底,全县农村低保户3万多人。评议低保户,如何能让群众服气,不仅关系困难群众的切身利益,也是对基层干群关系的考验。

  低保不能成“唐僧肉”

  “低保户每月能领现钱,很有吸引力,一些人争得厉害。”三老汉村所在的处长地乡党委书记王万军说起低保评议,眉头拧成疙瘩。

  按张家口市最新规定,农民人均年收入低于3400元,可申请低保,根据类别发生活补助,最低一档每人每月170元。

  据了解,过去一些地方的低保像“唐僧肉”,谁都想吃一口,评定不规范,老百姓意见最大的是暗箱操作、人情保。从纪检部门查处问题看,有的基层干部优亲厚友,低保成了福利;有的村民本不该吃低保,凭各种关系搞指标;有的村名额有限,僧多粥少,村干部摆不平,为了不得罪人,就抓阄来定;还有的图省事,让村民轮流吃低保。

  低保是低收入人群生活的兜底性保障,为了让低保回归本来面目,今年7月,河北对农村低保重新核定,突出精准。

  三老汉村有120户人,许多人外出打工,村里常住的仅30户60多人,过去有37户48人吃低保。根据新评定标准,将有一批不合条件的低保户被剔除。消息一传出,不少人就坐不住了。

  包村干部李颖说:“村民一般都不愿透露家底,想摸到实情很难。我们花了一个多月入户调查,想尽一切办法了解村民收入,要不没法评议。”

  今年省里出台新规,明确哪些人不能享受低保。村里印制明白纸,发给每家每户。“先要让大伙儿心中有数,该退的退,该进的进。”李颖说,没想到的是,这次村里申报低保的有49户,比过去的低保户还要多。

  9月13日,第一次评议就出现风波。

  根据规定,男的年龄高于65岁、女的高于60岁,且无劳动能力的,才可以申请低保,过去有几个低保户年龄不符合。经过核准,55岁的任蕙退出,不再申报。

  张三水和李秋菊夫妇,一个61岁、一个58岁,年龄也不符合条件,可过去一直吃着低保。一些村民反映:“他家是托亲戚办的。”这次他家照样申报,村干部为此上门做工作:“你们年龄不合条件,建议不要申报了。”

  可是两口子坚持要报。李秋菊找到村干部吵:“我家老伴身体不好,天天吃药,花钱多。”二女儿用手机录像,保存证据。

  当天下午,二女儿又跑到村委会找干部说理,嗓门很高。这还没完,她的对象又跑到乡政府,对领导说:“这次要是评不上低保,我们就去上面告!”

  尽管这么闹,干部还是平心静气讲政策。李颖说:“过去按人定低保,这次是以户来定。张三水的大女儿出嫁了,但她儿子的户口还在张三水家。二女儿离异,户口也在娘家。要是稀里糊涂把他们定为低保,不符合政策,村民们肯定有意见。”

  第一次评议就这么被搅黄了。

  低保不是“闹”来的

  9月14日,开始第二次评议。

  村民白天忙着干活,晚上7点,陆陆续续来了28个村民代表,他们大多数申报了低保。村会议室的沙发、凳子上,挤得满满当当,还有人站着。

  晚上7点半,村支书梁彦平开始念明白纸,乱哄哄的会场,立刻鸦雀无声,大家都屏住呼吸。这次,村里有4人被直接剔除。

  “有的人家里有公职人员,有的人家里有人经商。”梁彦平问:“这个决定,大家有没有不同意见?”

  村民代表都没人反对。

  接下来,李颖宣读申报户的收入情况,主要包括赡养费、政策性补贴等。念完后,梁彦平让大家评议。

  村民冀芬花第一个发言:“我的二小子有病,一直不给我赡养费。”

  “俺们两口子病了好几年,都做了手术。”村民张玉贵说。

  村民张可说:“我有肺心病、腰椎间盘突出,没做手术,是因为看不起病。”

  梁彦平插话说:“有病要拿诊断报告,有凭有据才行。”

  “赡养老人是子女的义务,子女不给生活费,让老人吃低保,这不是鼓励那些人不管老人吗?”乡党委副书记李茂林解释说,“现在看病有医保,大病有临时救助,这和低保标准是两回事。”

  村民七嘴八舌,都强调自家多么困难,不提别人的事。门口一位中年男村民说:“都是乡里乡亲的,就算别人条件不符合,谁好意思说出来?”

  王万军坐不住了:“都说自己该吃低保,说到天亮也不会有结果。要不,用无记名投票来定吧。”

  制票过程中,村干部发现,村民张凯71岁、逯旺84岁,两位高龄老人是过去“公认的低保户”,但有人反映,他们的子女经商,此前没核对出来,如果信息不准仓促投票,以后还会有人提意见。

  于是,梁彦平向大家说明实情:“为了准确、公平,等核实情况后再评。”

  晚上9点35分,第二次评议又搁置。

  谁当低保户大伙说了算

  9月15日上午,村干部多方核实,张凯的女儿在张家口市办了一个幼儿园,逯旺的女婿是一所学校的退休教师。工作人员做了电话记录。

  为提高评议效率,村干部先把年龄关,按照年龄大小拉出名单,进行初选。村会计孙志清打开扩音器:“喂!今天下午来大队开会,评低保了!”一连喊了三遍,树上的大喇叭刺刺啦啦,方圆几里都能听到。

  梁彦平当了30多年村支书,对每家每户的情况都很熟悉。“谁家该不该吃低保,村民心里都清楚,有争议的也就那几户,通过民主评议,大家说了算,让评上的清清白白,评不上的人心服口服。”

  下午4点,村会计又打开扩音器,通知村民来村委会开会。村民张财正在菜园忙活,骑着电动车就赶来了。孙志清开上面包车,专门去地里跑了一趟,接回三个村民。村里会议室再次坐满,这次多了不少没有申报的村民。

  下午4点20分,包村干部念了初选名单,让大家评议。10多个70岁以上的老人,大伙一致举手通过。

  评到58岁的李秋菊时,村干部问:“因年龄不符剔除,大伙儿同意吗?”

  “同意!”一位中年妇女脱口而出,其他人笑着不吭声。李秋菊拉着脸,一言不发,扭身走出会场。

  61岁的张可,去年多次以生病为由找村委会,最后被“照顾”成低保户,许多村民知道内情。当评到他时,没一个人举手。张可见状提高了嗓门:“说别人时,你们同意,到我了,你们怎么不同意?”许多人噗嗤笑了,有人低声说:“不好好干活,吃什么低保?”

  公道自在人心。经民主评议,有退有进,初步评出35户。随后,与会村民签字,不会写字的,由村干部代签,本人摁手印。接下来,评议出的低保户名单报县民政局核对,审核无误后进行公示。

  截至9月20日,康保县初步评议低保户共19890户。

  (文中部分村民为化名)

编辑:潘倩倩 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