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 youthcunguan@qq.com
首页 >> 村官原创 >> 正文

他比这井水还要甜

http://www.youth.cn 2019-05-14 09:24:00 中国青年网

  记大学生村官张红东系列故事 

  (一)

  九月份的天空高远爽朗,黄土高原时值最美的季节,绿色的植被覆盖着黄土高坡。收获在即,生机盎然,站在高处,放眼望去,让人欢欣鼓舞。

  一条坑坑洼洼、曲曲折折、高低起伏的小路通向支家庄。支家庄,吕梁南麓的一个穷僻的小村庄,几乎与世隔绝,很容易被人遗忘。有人住,有村子在,政府就会关心,哪怕只有这一条狭长的路,党的惠民政策也要送达到这里,帮扶百姓,精准脱贫,早日富裕,让每一个村民都获得幸福感。

  小路上走着两个人,边走边交谈。女的是卢乡长,拎着一个包,里面装着张红东的学习资料。男的身材魁梧,短头发,国字脸红扑扑的,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他就是张红东,一个大包斜挎在肩上,另一个肩上扛着被褥,看起来要常住的意思。

  “红东呀,你肩上扛的担子很重啊,你一定要扛得住,不要辜负了党组织对你的信任和培养,当然,还有你的初心。”

  “您放心吧卢乡长,我决定报考大学生村官的时候,我就想好了,我五尺高的汉子说到做到,好好干,决不打退堂鼓,不当孬种,一定要带领支家庄的百姓脱贫致富”

  “立雄心壮志不难,海口大话不难,写保证书也不难,难就难在对工作有耐心,对群众有耐心,这耐心啊,是要经得起风吹雨打的,就好比家家户户用的砍柴刀,需要经常磨才锋利,可是用的时候,劲儿使得猛了,刀刃会崩,懒惰了,多么快的刀也要生锈。”

  “您讲的对,我在外面当过销售员,建筑工,什么苦活儿累活儿都干过,您也知道,我在曹家河种成了30多亩山楂树,带领吵架村养羊,很多农民都致富了。”

  “所以,党组织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派你到这支家庄,是对你的考验,也是对你的最大信任。吵架村,吵架村,吵架不怕,吵架之后一定要和和气气,才能做好工作。你尽快把支家庄老乡们的心窝子话掏出来,贯彻和实施好党的政策。”

  “我是咱们山西的娃娃,我知道怎么掏。”

  “好,我们和段书记交接好工作,我就走,你好好和和他们相处。如果遇到了什么困难,及时向乡政府汇报,乡里一定大力支持你在村里的工作。”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黄土坡啊黄土坡,我张红东就是你的娃啊!”张红东仰天感慨,信心十足,扯起了嗓子: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都是我的歌……

  (二) 

  水是生命的源泉。张红东把这句话大写在纸上,贴在办公桌的墙上。早上出门挨家挨户摸排的时候看看;晚上挺着疲惫的身躯回来了抬头看看;吃过饭,办公桌前热水泡着肿胀的双脚,详细地整理调查情况的时候看看。是啊,水是生命的源泉,他久久地凝视着这几个大字,掂量这句话在支家庄的份量,思磨这句话真正的含义。

  “红东,在想什么呢?”段书记推门进来,见他愣怔怔地,自己进来,他都没有发觉,走上前,关切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头,“是不是身子不舒服了?”

  张红东猛抬头,见是段书记,不好意思地笑笑,“哎呦,书记什么功夫来了?你看看我这……”说着抬起脚,擦擦,拖拉上鞋子,倒上一碗热水。

  段书记坐在桌子旁的一个凳子上,大量着他。“红东啊,你年轻没错,可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呀,”他看着桌子上的馍渣渣,“不能老是这样凑合,这大冷天的光啃馍馍。工作还没有干好,把身子拖垮了,我没法给乡政府,给你的家人交代啊。”

  “没事的没事的,”他把写好的材料递过去,“书记您看看。有三个月了,我终于把咱们村一户不拉地调查过了,真让人吃惊啊。”

  “你再待三个月就不吃惊了。”段书记扫了一眼,把材料放到桌子上,手指摁着朝一边推了推,“多少辈子了,我们都这样,维护着往前走吧。各想各自的法子,有能耐的出去打打工,能不回来的留在外面,没本事的就窝在家里。”

  “可是段书记,” 张红东过去从床上的一个包里拿出一本资料,“这上面我都详细记录着谁常年有病,谁谁家里光剩下两个可怜的孩子。好多不到五十就不在了,五十几岁,正是家里的顶梁柱啊,都还年轻啊!”

  “来来,坐下,”段书记见他情绪激动,沉稳地按按手让他坐下,“咱们村祖祖辈辈都吃这样的水,各自家弄个积水井,你说,不吃这水,哪里还有水?”

  “吃井水。段书记”红东把胳膊肘支在桌子上,探了一下身子,“我想好多天了,我决心在村里打一眼水井,我们不就……”

  “哈哈……你这娃真会开玩笑,”段书记听打水井,先是一惊,随后不屑地摆摆手,“要是能打水井,我们早就打了,还能轮着你这个村官?村官就比俺们多长一个脑袋?哈哈……红东啊,你脑筋活脱,又见过世面,俺不如你,可是这打井,可不是想一出是一出。能打水井,黄土高原还叫黄土高原?这支家庄还叫支家庄吗?”

  “段书记,我不是在瞎说八道,县里市里的水利局,我都咨询过了,我们这里可以打,唉,只不过太深了,要很大一部分资金。”

  “看来你张红东要把支家庄打出一个大窟窿来,”段书记站起来,笑着指着上方,“要是你能打出水来,我这书记的位置就拱手让给你这村官。”

  张红东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坚定地看着段书记,“段书记,我向您保证,不打出井水,我这辈子就不离开这支家庄。来,坐下,把我的想法给您说说。”

  “不说了不说了,”段书记抻了抻褂子,“天不早了,有事儿咱们下来再说。这天冷了,别冻着。”说着开开了门。

  张红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见他执意要走,合上了嘴。把段书记送走,回到屋里,握着拳头,放在紧绷的嘴唇边,思忖着,踱过来踱过去。

  (三) 

  村子的南北道上,有一个小卖铺,地势高,向阳,外边的地方较为宽敞,是村里人冬天晒暖阳的好地方。买包烟,要点瓜子,或者领着孩子玩耍,他们圪蹴在墙根儿,说说笑笑,谁遇到什么稀罕的事儿讲讲,逗逗大家开心。

  这几天来这里歇着的人更多,都在议论着张红东。听说这个大学生村官脑洞大开,要给村里打一眼水井,这个哼,那个哈,都说他瞎扯淡。不过有人赞同,说这个村官了不起,看他整天骑着那破车子忙里忙外,这事儿不是没有谱。这时有个立着的人压低声音“嘘”了一下,用手指指坡下,示意他过来了。

  张红东推着车子上来,见大家都看着他,以为又笑话他。他低下头看看身上,也没有泥,把车子支下,笑着上前几步,说:“你们看什么嘛?我今天身上可没有泥嘛。”一句话把大家逗乐了。

  “我说张村官,听说你要给村里打个井?”一个人嗑着瓜子。

  “我说你这不是瞎胡闹吗?”张红东刚要张口,另一个人揣着袖筒朝他一抬,“有这钱不如给我们分一分,过年的时候多买二斤肉,解解馋。”

  “就是就是,”一个老汉站起来,张红东反倒不说话了,看着大家,“我这个大年纪了,都是喝雨水长大的,也没灾也没病。不是我倚老卖老,把钱用在正经地方上,要是把钱糟蹋了,俺们心疼的慌。”

  “你是不是在城里喝那什么自来水,喝惯了?我们这支家庄比不得城里,一个土老百姓能有雨水喝就行了。”

  “我看也是这个理。大学生,大学生,不顾老百姓的吃饭,胡乱大把大把地花钱,你们说对不对?”有人想起哄。

  “人家打水井是给咱们打的嘛,前跑跑后忙活,也挺不容易,你们都不要再说什么风凉话了。”大卫子在小卖铺门口靠着,抽着烟,“张村官,不听他们瞎叨叨,你给大家说说这打井的眉目,让大家听个心里明白。听好了。”

  “好哇,”张红东半蹲下来,“我来咱们村日子也不少了,家家户户我也都坐过了,大家想想,我们村为什么生病的人多?常言说的好,病从口入。咱们各自家的积水井里,烂树叶,绿蒲蒲,细红虫虫,什么都有,这样的水能保证大家的健康?”见不少人点头,“我说孙大叔,你六十都不到,就算村里的大年纪了,人家外面的人们都活到八九十岁,有的更长。所以我们要打井,吃干干净净的水,我们也要长命百岁。前几天刚走的老陈,五十都不到,多可惜嘛,苦了他的老婆孩子。这打井的事儿,我和段书记他们聊过好多次了,不管花多少钱,一定要打成功。咱们没钱,咱们就多想想法子,能借的借借,我们也可以让社会来捐钱。”

  “这借钱,谁借给咱?捐款,支家庄这个小窝窝,谁吃饱撑得,给咱们捐钱?你这大学生想的也太简单了。”

  “你说的没错,我也觉得我的想法简单,可是,咱们现在都议论这个事,不管谁说什么,说明大家都在关心这个问题,这是大好事情嘛,只要咱们敢想,就能找到办法,一年不行,两年,哪怕是十年八年,只要井打成了,大家有了好身体,就能多干活儿,多挣钱,早日脱贫致富。”

  “我说你们都听清楚了吗?”大卫子走过来,挨着张红东,“这才是好村官,这才是咱们的贴心人嘛!今后少说人家的风凉话,拥护张村官的工作,早日喝上那干干净净的地下水。”

  接着,大家有问这的,有问那的。张红东和村民有说有笑地聊了很长时间。

  (四) 

  一次,乡里开会结束后,张红东跟随卢乡长来到她的办公室。卢乡长把会议文件放到办公桌上,先给他倒了一杯水,看着他,“说吧,是不是又是打井的事?”

  “乡长乡长,就是知道我在想什么,”张红东端过杯子,吹吹,吸溜了一下,“还是这井水好喝,我们支家庄都盼着呢。”

  “哈哈,你张红东什么时候学会贫嘴了?”卢乡长坐下,“三句话不离本行。来坐下,先谈谈你的感受,怎样才能当一名好村官?”

  “这怎么说呢?”张红东放下杯子,坐在椅子上。

  “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国家对村官越来越关注了。”

  “村官,真是不好当啊,各家有各家的理,很多时候,他们都是对的,就我一个人不对。”

  “是不是灰心丧气了?”卢乡长呷了一口水,“如果困难大,组织上考虑一下你的工作调换。”

  “卢乡长,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啊?”张红东赶紧摆手,“说起困难确实不少,我和大家聊天,和大家磨道理。只要把党的政策装在心里,把老百姓装在心里,这个担子就一定能担好。”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乡里对你的工作很满意,支家庄来乡里反映问题的人越来越少了,看来你摸索出了很好的工作方法,把你的经验谈谈。”

  “村委会作为党的最基本组织,是沟通政府和百姓的重要桥梁,大学生村官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把党的政策做到家了,做到每个人的心里,百姓就能感受到党的关怀和温暖,百姓就认可我们的政府好,党的政策好,百姓们就不会有怨言,政府工作就好开展。”

  “你的工作真是做到家了,接着讲。”

  “就拿打井来说吧,好多人不理解,认为我在乱花钱,干的是形象工程,这说明老百姓很关心国家,他们到村委会找我也好,还是我走访村民家里也好,人人都怕井没有打成,倒浪费了很多的钱财,心疼啊!”

  “是啊,打井的事,政府也在这样担忧,万一打不成,政府没法对百姓交代,不过,经过几番考证,成功没有问题,只是时间的长短问题。我给你透露一下,县里已经在联系相关部门和单位,过段时间再去考察,到时候的打井款项就能一步步到位了。”

  “真……真的啊?”张红东一听来了精神,激动地站起来,“真是太好了。”说着把杯子里的水一仰而尽。

  “不相信我吗?”

  “相信乡长,相信政府。走喽。”张红东说着往外走。

  “怎么着急走了?”

  张红东一脚在门外,回过头笑笑,“我要赶快告诉我们支家庄去。”

  见他走了,卢乡长松了一口气。

  (五) 

  天阴沉沉的,雨下来不会小,各家各户把所有的盆盆碗碗全放在院子里,准备接雨水。张红东正在摆放着碗盆,转身看见段书记过来了,两人刚进屋,噗噗踏踏下了起来。一人拿一个凳子坐在门口,看着外面的雨。

  “红东啊,听说你又签了合同?”段书记满脸愁容,用手指刮搓着眉头,“我真是替你闷的慌。”

  “我又签了,这井打不成,我这心里很不是滋味啊。这事儿是我张罗的,如果我一拍屁股走人,半途而废不说,支家庄老老少少都得骂我。”

  “骂个啥,都知道这井打不成了,该骂的都骂了,你应该早点脱身。我也是为你考虑的不再考虑了。”

  “啊——”张红东长处一口气,心事重重地看着灰蒙蒙的外面,“不满您说,这事儿我也想过好多次了,有时候晚上睡不着,可是第二天,当我烧水做饭的时候,我就想,我都不想吃这水,我怎么会让支家庄的父老乡亲一直吃下去?我走了,大家骂的不单单是我张红东一个人,我绝对不能给政府摸黑,给党摸黑。大家喝不上这地下水,我就会一直签下去,哪怕我签一辈子。”

  “你年轻气盛不服输,可以理解,我一直佩服你,可是……可是干工作不能靠头脑发热。几次了,上面的都没有法子了,你还坚持了啥?你不知道……有人找到我家里,说你这说你那,我都替你挡住了,万一……”

  张红东点点头,知道段书记说的都是真心话。“我也感觉到了,我走在村里,人们看我的眼神也是怪怪的,不再信任我了,两次打井无果而终。”

  “你知道就行。”

  “我前几天去县里,卢副县长给我打气。你也知道她当乡长的时候一直对咱们打井很关心,她现在仍然在关心,县里不停地帮我们在联系,只要筹来款,打井还是不成问题的。”

  “话好说事难办,上百万的钱,谁愿意白白扔到我们这里?”

  “不管怎样,我当初夸下的海口,天大的困难,就是跑断腿,我张红东一定要打出水来。”

  “好,我也尽力了,”段书记生气地站起来,“还是那句话,你不是在打井,你是在朝天捅窟窿,生怕这天塌不下来。”他手指哆嗦地指着他,一回手,脸一扭,走了出去。

  “你再等等,”张红东一见他出去了,连忙追了出来去,“下这么大的雨,回来披上点。”

  段书记没有吭声,更没有回头,一踩一滑的,险些摔倒。看着他的背影,张红东咬着嘴唇,看着天,雨水一会儿浇湿了他全身。看着地上,他弯腰端起一碗雨水,瞅瞅,咬咬牙,坚定地喝了下去。

  (六) 

  获得了2017年度全国大学生村官十佳“村民贴心人”的光荣称号,张红东兴高采烈地来找卢副县长。

  卢副县长满面春风,捧着红艳艳的荣誉证书,看了又看。“张红东啊张红东,付出总有回报,这是对你工作的最好肯定啊!希望你再接再励,干好大学生村官这个艰苦而光荣的工作。”

  “我一定好好干,这次能获得这项荣誉,感谢党组织对我的培养,感谢政府对我工作的肯定,同时感谢您一直对我支持和鼓励,这项荣誉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属于大家。属于我们整个支家庄。”

  “好,始终保持戒骄戒躁,勤勉工作。”

  “卢副县长,勤勉工作我会的,”张红东说着严肃起来,“我可没有理由骄傲啊,这井打不成,我永远在支家庄骄傲不起来。这块石头是我的心病啊!”

  “看来解铃还需系铃人,这次看你怎样去解?”卢副县长看着他的后背,卖着关子。

  “我非把它解开不行,”张红东拧了一下头,转过身子,看着卢副县长那样看着自己,突然明白了什么,笑起来,“是不是又有好消息了?”

  “这样,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过几天再去。”

  “去哪里?”张红东没听完就着急了,“让我回去休息,这不是在折杀我嘛?你快讲,我这就去,一刻也不能等。”

  “哎呀,真是拿你没法子……”

  (七) 

  在去江苏南通的火车上,张红东面朝外。他不是看窗外急驰而过的风景,他反复思考卢副县长的交待,他要好好总结前两次的教训,好好把握这次机会。他没有回去告诉支家庄,怕他们再一次失望,如果成功了,给父老乡亲们一个大惊喜,如果无功而返,他不敢多想了。他闭上了眼睛,想休息一会儿,可是面前支家庄无数的眼睛在看着他,是那样的渴望,那样的焦灼,容不得他有丝毫的差错。

  南通,繁华的都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几经打听,来到了南通三建集团的大门口。他以前在大城市闯荡过,可是这些年他把自己变成了土坷垃,看着高大的办公楼,心头涌起自卑感,腿脚有些发怯,不敢朝里迈步子。双手搓搓脸,深吸一口气,一是消除路途上的劳累,二是自己给自己鼓了鼓勇气。他在门卫说明来意,门卫师傅让他坐下,打了一个电话。不大一会儿,一个年轻小伙子过来,领着他到楼上黄总办公室。张红东一进办公室,不知如何是好,拘谨地站在一边,小伙子给他接一杯热水,放下,就出去了。

  “不要客气,先喝杯水歇歇。”黄总仔细打量着他,“你就是乡宁县里的大学生村官?”

  “是的黄总,”张红东赶紧站起来,“我就是张红东,我们卢副县长让我来找您的。”

  “为什么一定要打井?现在的乡村不是发展很好的吗?”

  “我们这个支家庄很偏僻,老百姓到现在吃雨水生活,苦的很。虽说院里都有积水井,可是水很脏,很不卫生,健康保证不了,好多人常年生病,有的早早就走了,我看着心疼,决心为支家庄打井。”

  “哦……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别的办法,跑这么远来找我们。”

  “不满您说,我的腿都快跑断了。唉,难啊,说起来捐款打井,我也求助过我的亲朋好友,他们有开宝马的,有开奥迪的,还有开大奔的,一听说钱字,他们比我这个骑自行车的还要穷啊。”

  “我看你很能干,这样好了,你在我们公司上班,离开那个穷地方。”

  “什么?”张红东一听很生气,马上改了口气,“黄总,我以前在北京工作过,我之所以放弃了大城市的工作,考取大学生村官,是为了响应党的号召,为我们那里贫困山区做贡献,帮扶老百姓脱贫致富。现在我们支家庄修好了路,办啦养殖场,日子一年年好起来,就是这水井花费太大,我们没有能力,所以我代表村里的百姓千里迢迢来找您。”

  “打井不是一个小数目,要是我们也做不到呢?”

  “啊,”张红东心里凉了半截,“黄总,如果您的公司有困难,我这个大学生村官还会想别的办法,我们一定把井打成,对的起大学生村官这个称呼。”

  “呵呵,大学生村官,你一口一个大学生村官,你能讲讲什么是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意味着有文化,有理想,有抱负,更有时代的责任感和社会的担当,”张红东没有了胆怯,自信起来,看着黄总,左右走动着,“党培养了我们,我们就要好好为党工作,为老百姓工作。大学生村官就是让我们深入农村,踏踏实实,帮扶老百姓精准脱贫,这不是在走形式,不是搞花拳绣腿,而是通过村官,好好贯彻党的好政策,把党和老百姓紧紧地攥在一起。”张红东十个手指交叉着,使劲地拧紧,讲到这里,眼里滚烫出泪花。

  “你过来,”黄总站起来,向前倾斜着身子。等张红东过来,双手搭在他的肩上,和他头碰头,眼里湿润润的,“你是真正的村官,一个真正的大学生村官,你的事迹我们早已经清楚了。”

  “黄总,说实话,我这次是偷偷来的,我怕空手回去,伤了支家庄人的心。”

  “啊,好了好了,”黄总松开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接过张红东一只手,把卡按在他的手心里,“钱已经打在卡里了。”

  张红东抽回手,擦擦泪,看着手里的卡,嘴唇颤动着,眼泪又掉了下来。“黄总,您,您不是在骗我吧?”

  “哈哈,”黄总被他逗乐了,“我骗你,我们公司会拿120万骗你吗?”

  “太感谢黄总了,太感谢三建公司了,”张红东破涕为笑,朝他躬身感谢。

  “我开始在考验你,看你是不是带着诚心来的,你刚才的一席话是你的真心话,你的事迹感动了我们,你的心感动了我的心。”

  “黄总,我,我代表我们支家庄向您邀请,打出井水的那一天,您一定到现场,喝一碗我们支家庄的水。”

  “好,我一定去,一定尝尝咱们支家庄的水。”黄总学着张红东浓浓的的山西话。

  (八) 

  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可是支家庄一天比一天热闹。“哐哐”的打井声日夜震撼着支家庄的山,震撼着支家庄地,震撼着支家庄人的心。经过半个多月的钻打,水井终于打成功了,支家庄多年的梦想实现了。谁都不相信,全村人站在井口周围瞪着大眼看着,这个铁管子里会冒出水来?合上电闸,随着高压泵的转动声,白哗哗的水喷了出来,大家再也控制不住了,拿着碗抢着接水,谁都想知道这井水是什么滋味?

  卢副县长四下看看,找不到张红东,她拍拍段书记的肩膀,低头说了几句。段书记带着卢副县长和黄总来到一个山坡,见张红东独自坐在那里,默默地流着泪。段书记刚要上前叫他,黄总拦住了他,在张红东身后三人静静地坐下来。

  水井那边传来阵阵沸腾声,不知道谁在吆喝,大伙儿一起跟着他吆喝着:张红东,好村官,他比这井水还要甜;张红东,好村官,他比这井水还要甜……

  鹿瑞泽

编辑:左橙 来源:中国青年网